笑止

超杂食 主要产出NL 一般没有雷点
现在处于特摄热恋期∠( ᐛ 」∠)_

【流友】アポイント

※时间线在小说后流星毕业的出国前
※四仔法爷剧场版里两个人的感情进展神速,虽然只有短短几分钟但是太甜了。我永远不知道他们在那五年之间发生了什么.jpg
※去年写的,突然有谜之动力就填完了。

“喂,友子!有好消息!”
周末一大早,野座间友子就被JK的的电话给吵醒。
“……干嘛啦?现在才七点诶。”
她在床上翻了个身,懒懒地回复。
“流星同学他说想和假面骑士部的成员一起去游乐园玩哦!是你的流 星 同 学!”
闻言,友子突然从床上坐起。
“约的什么时候?!还有……不是我的……”
“今天上午十点。”
“那你怎么不昨天通知我?!”
“因为今天通知会更有惊喜感嘛❛ڡ❛”
“惊喜你个头啦!!!啊啊啊啊啊啊该怎么办,总之得先起床然后……”
JK都可以听见友子跳下床的声音,他的捉弄是不是过了点?
“没关系的啦,你的告白计划我们不是都商量过好多次了吗一定能成功的。”
JK的安慰让友子瞬间冷静不少。然后她对jk到了声谢就挂掉了电话。
好不容易得到的这次机会,一定要好好把握。
这可是最后了。友子站在她的房间里思索着。
说起来,那个时候弦太朗有说过她不化妆的样子更好看。既然如此干脆地来试试吧。
友子擦掉了眼睛周围的烟熏妆,画上了普通的眼影,涂了简单的唇彩,穿上了休闲的黑色连衣裙。
站在落地镜的面前,她仿佛觉得眼前的人并不是自己。
“……他会喜欢吗。”
友子自言自语道。
约好见面的地点是天高的校门口。
等友子按时到达时在那里等待的却只有流星一人。帅气的流星自然得到了许多过路女性的注意,甚至有些女生还掏出手机偷偷拍他,可流星一点自觉也没有。
其他人呢?虽然疑惑但友子还是勇敢的走到了流星的身边。
友子一接近,周围的女生开始逐渐散去。她能听到不远处的女生们咋舌的声音。
真受欢迎啊……友子心想,自己真的有机会吗。
友子扯了扯流星的衣服让他注意到她来了。
“友……子?”
看见流星一副认不出来是她的表情,友子开始失去了自信。
“……果然很奇怪吧?”
“不、完全不会。”流星被友子的打扮惊艳到了,但是他的反应好像是引起了她的误解。“很适合你。”
得到了流星的称赞,友子露出了放松的微笑。
“真的吗?”
“嗯。”觉得这样坦率的友子很可爱的流星也回以温柔的微笑,轻轻点了点头。
“太好了。”友子小声呢喃。
其实流星有点疑惑,以前一直不在意他人眼光的哥特少女为什么突然会做出这样的改变呢?而且似乎还很在意自己的看法。
难道……应该不会吧。
流星马上就悄悄一笑而过,否定了脑海里冒出来的那个想法。
“我们走吧。其他人好像都有事不能来,就只有我们两个人去玩呢。”
原来是大家为了给她制造机会而没有来啊。友子心里有些感谢却又有点别的复杂的感情。
流星朝友子微笑迈出了步伐,友子也紧紧地跟在他身边。
一路上流星都笔直地看着前方的路而友子总是不经意之间会将目光停留在他的手上。想要牵手。这大概就是友子无法彻底掩盖的真心。
如果就这样下去一直不主动的话就无法传达自己的感情了。于是友子鼓起勇气揽住了流星的手臂。
“?!”流星还没有反应过来。
“这里人很多,不想走散,所以……”友子低着头害羞地解释道。
“嗯,我知道了。”
流星一直以来无论对谁都是如此温柔,这一点友子是清楚地明白的。自己对他来说并不是特别的人,只是却想要能够变成那样的关系。
“大家都毕业了真的会感到些许寂寞呢。”
为了缓解两人间沉默的尴尬气氛已经是高中三年级友子抛出了话题。现在的假面骑士部只有友子与JK还有春和兰四个人了。
“是啊。”
流星也想起来了以前在天高的点点滴滴,还有最后的毕业舞会。虽然流星一开始并没有那种打算,但身为昴星高中毕业生的他还是参加了舞会并和还是二年级的友子共舞了,对他来说那是一段不错的回忆。
莫非友子明年也还想要邀请他去参加吗?但是他那个时候已经……流星内心有点烦恼。
“我啊,毕业舞会已经决定和JK跳舞了。放心吧,不会麻烦到流星同学的。”友子突然说道。她敏锐的直觉似乎猜透了流星的想法。
“诶?”
流星的心中不知为何涌起一股莫名的失落感。
是怎么回事呢这份复杂的心情。
“这是之前就已经商量好的了。JK他啊虽然一开始的时候是个轻浮又差劲的家伙,但是弦太朗改变了他。在你们毕业了之后,他也帮了身为部长的我很多,一直支持着我。所以作为同伴我想要感谢他和他跳舞。”友子非常认真地说着,流星看着这样的她胸口有种奇怪的感觉。
“是吗,这样啊,不是挺好的吗。”
友子眼中的流星还是温柔地笑着。
结果他这不是完全没有在意吗!友子会和JK跳舞其实是JK的提议,JK认为可以用这种方式使流星吃醋,让友子确认一下流星的心意,而且自己也能有舞伴简直是一举两得一箭双雕。不过即使JK没有先提出来,原本友子在心里也是早就打算好毕业舞会和JK跳舞的。
这使得友子不自觉用力抱紧了他的手臂。
流星似乎没有察觉到,继续向前走着,友子也贴着他的旁边安静地一步一步走着。
不行、时机还没有到。友子在心中默念。
向他告白的时机——
“对了,好像还没跟你说过呢。”流星的话打破了两人的寂静。“我啊,将来要成为国际刑警。”
“……!”
是因为要出国了所以想要最后大家聚在一起玩一次吗。友子心里不是滋味。
流星看见友子有些意外的反应,为了让她放心赶紧继续说了下去。
“之前inga给我的建议,我也是考虑了很久才下定的决心,等处理完这边的事情就去国外找她,虽说是推荐入职,但到那边也还是会像大学生一样继续学习的。”
友子听完脸慢慢变阴沉了。
“原来流星同学你和inga还有联系啊……”
流星没想到友子在意的重点是这个。
“诶?嗯……毕竟她是我难得遇见的同门嘛。”
友子脑海里浮现出了之前偷偷跟踪到流星出身的地方看见的inga亲吻了流星侧脸的场景。心里一股复杂的感情油然而生,她缓缓松开了抱着流星手臂的双手。
流星对友子这突然的举动感到不解。
“……怎么了?”
友子并没有回答。这让流星误以为她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你要是身体不适的话,我还是送你回家吧。游乐园的话还是再找大家都有空的时间……”
流星伸出手准备牵起友子的手。
就在这时,友子突然扑向了流星抱住了他。
“友子?”
被抱着的流星有点意外。过了一会儿,友子倒是干脆地放开了他,低着头站在流星面前。
“为什么不推开我呢?”友子开口,“还是说流星同学是不管被哪个女生抱住了都不会推开的人吗?”
她抬起头用热切的目光直视着流星,双眸闪烁着点点泪光。
在恋爱方面迟钝的流星总算明白了。不,实际上在半年前友子鼓起勇气来邀请他参加毕业舞会的时候他就有所察觉了,只是故意让自己不去在意。此刻,站在他眼前的友子卸下了一直以来保护自己的哥特式装扮,应该只是想要她能够像普通女孩子一样待在他身边努力地变得与他相称吧。
“不是那样的……友子是特别的。”
流星也明白了自己的心意。
所以友子说今年会和JK跳舞以及谈论JK的时候心里才会有一股失落和郁闷吧。
最初是听见友子把meteor也称作假面骑士,他才开始以假面骑士meteor的身份自居然后一直这么行动的。在遭受天鹅座袭击的时候,因为meteor保护她而受了伤,她就想要替他报仇。他当时听到还觉得有点可笑不以为然,可实际上她的努力的确有了结果,多亏了她他们才找到了天鹅座的真身。巨蟹座的时候也是……最先发现他状态不对的也是她,叫上了弦太朗来找他救了他一命。当他回到昴星高中探寻异变的原因时,出现的天秤座在与他的战斗中突然化身为了她的模样,也是知道他不会对她出手才这么做使他分心的吧。当他为了救自己的朋友背叛了他们顺从白羊座的时候,被抓住的她撕心裂肺呐喊的话语也刺痛了他的心,要是以前的他明明应该不会在意的才对。他在加入他们假面骑士部后慢慢改变了,不,其实是做回了原来的自己,一直压抑着的真心终于察觉到了。如果没有和友子相遇的话……
一旦真正注意到了,流星反而在意得不能自然地看着友子。
“……真的?”
友子小心翼翼地问道。
流星轻轻点了点头。他一直以来都没有思考过自己对友子到底持有什么样的感情,只是在相处过程中慢慢接受了这个女孩子,可是和别的女生相比她对自己来说绝对是特别的存在。友子失踪了他会非常担心,而在得知处女座将友子流放到暗星云的时候,他愤怒地要求把她还回来。他现在是清楚的知道了,这种心情就是名为喜欢。为了向友子确认自己的心意还有回应她对他的感情,流星郑重的说道。
“嗯。我喜欢你,友子。”
当友子听到流星的告白的时候,虽然很开心但是她对这突如其来的两情相悦还没有什么实感。然后是她对自己精心准备的计划没有顺利实施的不甘。
“本来是我打算抓住好时机向流星同学告白的啊……”
一瞬间见识到友子丰富的情感变化的流星笑了出来。
“不能一直都让女生主动吧。”
流星露出了温柔地微笑。友子心想今后这个笑容可能是属于她一个人了的时候,真的是觉得非常幸福。
“我们要开始交往吗?在我离开日本前还有一些时间,我想和友子一起开心地度过。”
闻言,友子却轻轻地摇了摇头。
“不用了。”她说。“知道流星同学的喜欢我已经很开心了,就算我们不在一起心还是会连在一起的喔。”
友子大胆地伸出手触碰到了流星的脸庞。
“比起交往这种事,还是实现你的理想才更重要啊。”
流星随即就领会了友子的意思,她希望他不要顾虑自己,一心放在成为国际刑警的未来上。流星将他的手覆盖在了友子的手上。
“我知道了。那么友子也一定要实现自己的梦想啊,我会全力支持你的。”
流星顺势拿开了友子抚摸着自己脸庞的手然后牵了起来。
“我相信你绝对会成为了不起的小说家。”
不知道流星是从哪里的小道消息得知了她的梦想,友子还是超级的开心。
“我想到时候流星同学也肯定成为了优秀的国际刑警先生啊。”
两人相视而笑。
“是啊,那时候友子就和我结婚吧。”流星微笑着故作强硬地说道,“果然不需要交往呢,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未婚妻了。”
“流星同学真是霸道呢。”
“你讨厌了吗?”
“不,我喜欢哦。无论什么样的流星同学我都喜欢,我可是最喜欢你了。”
在两人说了一堆令人不好意思的话之后同时害羞地沉默了,还是友子思考了一下打破了这种气氛。
“果然还是大家一起去游乐园开心,你等等我给大家打个电话。”
“咦?他们不是没有时间吗?”
就算是这样天真的流星同学她也非常喜欢。




一年后
“哎呀,流星你在这种地方偷懒可不好哦。”
正靠在走廊角落里浏览着手机画面的流星被出现的女声给吓了一跳,立马收起了手机。原本脸上展现的笑意也逐渐消退了。
“现在应该是休息时间吧。”
流星一本正经的否认inga所说的偷懒,随便地瞟了她一眼。
“和女朋友的定期联络吗?真是青春啊。”inga对捉弄流星一直很有兴趣,这大概就是流星怎么也对眼前这个女人没有什么特别的好感的原因吧。
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流星已经对此免疫了。
“不是女朋友,是未婚妻。”
他向inga甩下这么一句话,就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继续去完成他的任务了。
口袋里还亮着的手机页面上,显示的是最近引发热潮的魔幻小说作家野座间友子接受采访的新闻报道。
以及一封新的邮件提醒。



五年后
飞机场内,友子来为流星送行。
短时间回到日本就完成了缉拿番场影人并解决了超能力士兵事件任务的国际刑警流星又将离开。
下次什么时候回来?这样显得自己很寂寞的话,友子说不出口。
“一路顺风。”
最后她只是笑着说出了这句祝福的话语。
友子的心思流星当然明白。其实稍微任性一次也没关系,不如说他希望友子能够对他撒娇。
“嗯,我还会回来的。”
流星微笑着,在大庭广众之下将友子揽到自己的怀里温柔地拥抱着她。
“……”友子也毫不客气地紧紧抱住了流星,将脸埋到他的肩膀上,感受着流星的温度。
“对了,有个礼物我要交给你。”
闻言,友子抬起了脸茫然地望着他。
流星趁机吻上了她的脸颊,然后给她戴上了精心准备的项链。
“这个是……”
友子脸红红的,完全还没有从流星的突然袭击中反应过来。
那是一条由繁星串起中间有着一个可爱的长发魔女坐在弯弯月亮上的银项链。流星从JK那里得知的情报,有一家做工精良可以根据顾客需要专门定制饰品的店,于是他就去了,为了送给友子作为他们之间独一无二的特别纪念。
流星将它命名为「星夜魔女」
毕竟虽说友子在前些天已经与他登记结婚,也在假面骑士部的成员齐聚之下举办了简单的婚礼仪式,他们却还是一直没有戒指这种信物。因为彼此信任,相信就算没有那种东西的束缚,两人的心也是在一起的。
“果然很适合你啊。”流星笑着说,“这是包含着我的真心去定做的,希望它能代替我在你身边成为支持你的力量。”
友子用手轻轻触摸着这条唯美的项链,看向深情凝视着她的流星,狠狠地点头。
“那么,再见了。”
走出了几米远的流星,还是忍不住停下脚步回了头。而友子也还站在那里望着他。
流星笑了,略带害羞地用口型轻声说出了那句话,然后向她微微招手。
他相信是友子的话绝对能理解的。
友子也瞬间明白,朝他挥了挥手,带着泪光露出了灿烂的微笑。

——我爱你哦,友子。

评论(3)
热度(6)

© 笑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