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止

超杂食 主要产出NL 一般没有雷点
现在处于特摄热恋期∠( ᐛ 」∠)_

【透梓】初めまして

※M22里的互动是真的可爱,希望能够在国内影院里看见帅气的安室透。


黄昏时分,咖啡厅波洛的工作结束后,安室透脱下了大概不会再有机会穿上的围裙。
“辛苦了,安室先生,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穿着围裙的榎本梓朝他微笑。
“梓小姐,我……将会有一段时间不能来波洛帮忙了。”
迟疑了一下,安室最后说出口的并不是真正想要告诉她的关于辞职的事。
“啊,本职侦探的工作要忙起来了吗?嘛毛利先生见不到自己的得意弟子大概会寂寞吧,还有小兰和柯南。”
“不,我想毛利老师的话应该不会吧。毕竟是个有名的大忙人侦探呢。”
安室透笑着回答,那个毛利小五郎的话大概会因为收不到来自弟子的高额学费而感到不满吧。
“最重要的是,那些冲着安室先生来的女高中生们一定会失望吧,啊啊……波洛的客人会减少了。”
梓自顾自地笑着说着尽是周围人的事,很像是她的作风。
“不会有那种事的,因为冲着梓小姐而来波洛的客人也不少呢。”
安室知道,自己吸引了女性客人的目光,而那些男性客人的目光多半都集中在梓身上。
“请别开玩笑,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店员而已。熟客们能够被留住新客人不断,还是多亏了安室先生开发的菜单,三明治和半熟蛋糕之类的。”
“……说的也是呢。”
安室已经习惯附和了她。对这个平凡的女孩子来说,自己只是她人生中的一个匆匆过客罢了,随着时间的流逝很快就会遗忘,这样便好。
“那么,我走了哦,梓小姐记得要锁好门窗。”
他转过身带着不舍可必须要结束了的心情向波洛的门一步步迈去,就在他的手握住了门把手准备拉开的时候。
“等、等等!”
安室诧异地回眸转身,他还是头一次听见她用这么大的声音说话。
“怎么了吗?”
一瞬间他又恢复到了以往的模样,温文有礼地微笑着问道。
“虽然我完全不了解安室先生的事情。”
梓缓缓开口,和之前还笑着说话的她判若两人。在安室看来现在的那副表情,仿佛在诉说自己也会感到寂寞一样。
“但是,请不要勉强自己。”
榎本梓其实早就察觉到了,这个一点也不普通的男人。从他踏进波洛自我介绍在这里开始打工开始,她已经预感到总有一天会离开的吧。有时候,拥有他会露出不像安室透这个人的神情。梓并不想去触及别人的秘密,所以就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可能是因为有些地方很天然所以有些时候却很敏感吧。一直都以会被炎上为借口和他保持距离,实际上同时也是梓为了让自己不陷进去。
可耀眼的吸引着她的安室透,如今马上却要消失不见了。
她必须现在就把她的想法传达给他才行。
“遇到安室先生真是太好了,和你一起在波洛工作的日子我很开心也学习到了很多东西,我想这段时光肯定会是我一生的宝物。”
梓说着,眼泪控制不住似的啪嗒啪嗒地滴落在波洛的地板上。
“梓小姐……”
安室来到她的面前,想要伸出手替她拭去泪水却又收回了去。他深知自己没有立场做这样的事。
“不好意思,明明没有打算哭出来让安室先生困扰的。”
梓自己抹去了眼角的泪,红着眼眶坚强地看着眼前的他。
“我喜欢名为安室透的人,绝对不会忘记他的存在!所以……”
没有让梓说完,他就已经轻轻抱住了她。这是身为安室透的他的最后的任性。
——请你放心地离开吧。
安室猜到她一定是想说这句话。
他把本来打算对梓道出的说不尽的感谢的话语埋入心底,他也从她那里得到了许多能够给予她的回复却只有那句话而已。
“再见。”
在轻轻拥抱了梓与她告别之后,安室拉开波洛的门走向了外面的世界。
在那之后,梓接到了店长的联络说是收到了他的辞呈,她一点也没感到意外。
安室透再也没有回来。
数年后,梓并没有找到其他想做的理想工作于是还是留在了波洛,这个充满了回忆的地方。
店长曾过来露面问过她一个人会不会太辛苦了需不需要招收新的员工来分担一点工作量,客人中有不少梓的追求者都跃跃欲试,梓却还是拒绝了表示自己没问题。
若是和新的伙伴一起工作,过去的回忆就会逐渐被新的掩盖掉了,她不希望这样。
她想要留住安室透在这里存在过的痕迹。
某日清晨,波洛的门被推开了。
“啊,那个我们还没有开始营业请您待会再光临……”
正在擦桌子的梓起身回过头,然后怔住了。
“初次见面,我是降谷零。”
虽然是陌生的名字,但在梓的眼里这个男人就是身着灰色西装她所熟悉的安室透。
“你好,我是波洛的店员榎本梓……”
不知为何,她也下意识客气地报上了姓名。
“慕名而来,没想到还没开店可真是失礼了。不过我对你一见钟情,请问你愿意以结婚为前提和我交往吗,榎本梓小姐?”
梓看见他从身后拿出藏好的花束,一脸认真地举到她的面前。那是她曾经在休息时间与安室透聊天对他提起过的自己喜欢的花。
“真巧呢,降谷先生。明明是第一次见,我却也是和你同样的心情。”
轻轻接过花束的她露出了他无比怀念的温暖阳光般的微笑后,降谷零也跟着笑了。

评论(3)
热度(45)

© 笑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