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止

超杂食 主要产出NL 一般没有雷点
现在处于特摄热恋期∠( ᐛ 」∠)_

【AN比奈】衝動と食事と言葉

※是角色关系图的延伸脑洞。
アンク→比奈『お前の料理、うまかった』
比奈→アンク『ただ無事でいて』





“啊,ankh你又在偷懒!”

泉比奈推开楼上房间的门,发现ankh正无聊地躺在红色的沙发上闭目养神。她走到他的面前,像老妈似的说教着。

ankh睁开眼,咂着嘴唰地一下跳了下来。

“你要去帮映司君了吗,太好了。”

比奈的笑容和声音莫名其妙的让他胸口很闷,肚子里窝了一大团火。

ankh蓦地伸出手将她狠狠按在了地板上。

——我说,ankh,你千万要记得这是警察先生的身体啊。不许乱来。

ankh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了映司以前对他说过的话。

……

真麻烦啊,他选择的这副身体。

“怎么了吗,ankh?”

虽然被吓了一跳但比奈望着他眼里没有丝毫的恐惧。

即使她现在整个人都被ankh按在地板上也没有反抗。

这份躁动不安的感情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完全搞不明白就突然朝她出手了。而且也不知道他继续想做什么。

以她的怪力应该是可以把他推开的,但是比奈却没有这么做。这让ankh更加不理解。

大概只是不想伤害这具她哥哥身体而已吧。

“没什么。”

ankh凝视着比奈的脸许久,最后撇开了头冷哼了一声放开了她。

比奈拍了拍自己的裙子站了起来,偷偷看着一旁不知道为什么看上去有点生气的ankh。

是因为硬币的事情变得急躁了吗?还是说她不在的时候跟映司君产生分歧而吵架了吗?该怎么办才能让他消气呢。比奈想着想着最后得出了答案,她力所能及的事同时也是她小小的愿望。

“ankh难道是肚子饿了?正好时间也快到中午了,那我就借用一下千世子小姐店里厨房的食材来做点什么给你吃!机会难得,我们就一起吃午饭吧!”

比奈突然凑到他的面前笑嘻嘻地问道。

“啊?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ankh看着她一脸不爽。

“雏鸟饿了不是会追着成鸟要食嘛,我以前和哥哥一起在电视的动物节目里看到过哟。”

她故意开玩笑来比喻刚才他自己也觉得莫名其妙的举动。

“你说谁是雏鸟啊!!!!”

ankh吼道,比奈赶紧动作利落地逃下楼到厨房去准备了。

“那家伙……可恶……”

他怔怔地望着自己触碰过她肩膀的双手。

当ankh不情愿下来的时候,比奈已经把饭菜都摆好了。他扫了一眼,发现全部都是泉信吾记忆里出现过的食物。ankh很快就理解了,她是做了她哥喜欢吃的,果然是为了这个身体,还真是不折不扣的兄控啊。

“啧,别把我当成你哥啊。”

ankh小声地嘀咕,坐了下来。

“你说了什么吗?”比奈并没有听到他的抱怨。“我有仔细想过了,ankh你是鸟类greed肯定对那一类食材会感到心情复杂吧?所以我这次完全没有做鸡肉料理哦。”

比奈端上了最后一道菜,也在ankh对面做了下来。

她的话让他想起来了他刚来到这里的那会儿曾被迫吃了她哥喜欢的烤鸡的事。

“切。那这可还真是感激不尽啊。”

说罢,ankh随便地就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看着这样的他,比奈也笑了。

就算是ankh多多少少也是需要补充营养的虽然可能大部分应该还是会被哥哥的身体所吸收吧,那么至少让他多感受到不同于冰的味道。

“我开动了。”

她有礼貌地说完该说的话,才拿起了筷子。

ankh看向比奈的时候,不由得把她吃饭的样子和泉信吾记忆里的模样重合了起来。

难不成是长时间附身导致被身体的主人给影响了吗?怎么可能,我的感情和思想都是我自己的东西。我对那家伙又没有兄妹手足般的亲情……可是这份悸动到底……

他不由得火大起来,却继续在好好地吃着饭菜。虽然对他来说这些都不是能清晰体会的味道,但不知为何他心里总是有一种无法言喻的滋味,告诉自己并不讨厌比奈为他准备的食物。每次都是如此。

“我很感谢ankh的哦。”

“…哈?”

ankh一脸你突然没头没脑地说什么的表情盯着比奈。

“如果没有ankh附身的话……哥哥很可能在那个时候就死去了吧。虽然ankh嘴巴又坏还尽做些过分的事,但是没有ankh的话……所以,至少我想对你说声谢谢。因为我平常根本帮不上映司君和ankh的忙。”

说完,比奈有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默默地给自己的碗里夹菜。

“哼,你还真是个单纯的家伙。”

ankh笑了,既然她都对他说了这样的话。那么他也叫一次她的名字也未尝不可。

只有依附在人类身上他才能感受到的世界的颜色、温度以及些许味道。等到他成功完全复活了之后,就要和这样的生活说再见了。只要把这副属于她哥哥的身体还给她,也会与眼前的这个女人变得毫无瓜葛。想不通的事也无需再想下去。

他的目的和欲望从一开始就确定了。

“喂、比奈。”

听到ankh罕见地叫到自己的名字,比奈猛地抬头有些许期待地望着对面的他。和哥哥一模一样的脸,性格和内在却一点也不一样,虽然只要在ankh身边就会有怀念哥哥的感觉,可她其实区分得很清楚。ankh是ankh,哥哥是哥哥。ankh也有他自己别扭的温柔和关心人的方式。所以比奈偶尔也想和他一起吃饭,多说说话,更加了解ankh的事。

“映司很可能已经找到宿主了,我走了。”

ankh稍微显得不自然地拍桌而起就立刻朝着大门方向走去,他碗里的米饭竟然一粒不剩全部吃光了。比奈注意到这一点,开心地笑了。

他在离开多国籍料理店前停下脚步回头轻轻一瞥,比奈果然还坐在那里津津有味地吃着剩下的饭菜。深入窥探泉信吾的记忆过后,他也知道了这些全部都是比奈自己喜欢吃的东西。ankh嘴角微微上扬淡淡地说了一句不管比奈听不听得到都无所谓的话。

“你做的料理很美味啊。”

评论(4)
热度(11)

© 笑止 | Powered by LOFTER